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蔡旭心中有老百姓  

2009-12-04 15:54:26|  分类: 育种家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旭心中有老百姓

 

昨天我在小麦温室见到了杨作民先生。他是蔡旭先生生前小麦育种工作的助手,如今年近九十,还在坚持搞着他的小麦抗病事业。这次他来鉴定小麦苗期白粉病的抗性。我们聊了一会,谈到今年的小麦试验田及其地力,谈到很多往事。他说蔡旭先生百年诞辰马上就要到了,按照安排,他最近几天正在重写蔡先生生平。于是勾起了我的回忆。

大约是在1983年,北京农村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那一年,蔡旭先生时任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副主任、小麦顾问团团长。好像也是这个季节的一天下午,我带着小麦温室的温度记录资料和温室种植材料的记载本去蔡旭先生家里,算是汇报情况吧。晚饭过后(很多时候是他强行留我吃饭的),他在书房翻阅着我拿去的资料,我闲呆着(他不发话我是不能走的)。一会儿他抬起头,从眼镜的上方看着我问:“家里是不是分地了?老百姓怎么看?”

我家是秦城的。蔡旭先生在小汤山高级干部疗养院疗养期间,经常与老伴一起坐长途公交车。从小汤山往北坐三站地,就到了终点站秦城。车站与我们生产队的田地相邻,几百米外就是那个高级监狱的大门。监狱的高墙外是我们队的“四王坟”,著名的小麦高产地块。蔡旭先生每次来到田间都好跟干活的社员们交谈。虽然很多人都见过或认识他,但只知道他是小麦专家、农大139的育种人。在我节假日回家时,一些知道我是去了北京农业大学干活的人都说:“你们那儿的那个老头儿不错,没有一点架子,对人很客气。”时间长了,村里的事,蔡旭先生也了解了不少,关注的更多了一点。他曾问我,在监狱大墙外的那块麦子今年长得怎样?生产队年终结算,老百姓的分红如何?现在队里的主要副业(就是除了种地以外的来钱的行业)是什么?等等。其实有些我也回答不上来。

关于家里分地,我还是很清楚的。因为这是关系到村里每个人切身利益的大事,也是前所未有的。“社员意见很大。”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了蔡旭先生的提问。没想到他却来了兴致,问我:“老百姓怎么有意见?这是一件好事啊!能够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多劳多得……”我说:“蔡先生您不知道,队里的地块多,又很零散,而每一块地都要平均分配,人人有份,导致一些人口比较少的农户在分小块地时,只能分到半畦地甚或一条畦埂,怎么种啊?没法种。”他很认真地听完,然后看着高处的墙壁,手指有节奏地轻敲着藤椅扶手,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说:“复杂了。不好办呢。”我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对谁说。也许,我瞎说的使他不高兴了?但又不像,反正我被他当时的状态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以后,蔡旭先生打电话叫我去他家里。我到了二楼书房,他正伏案忙碌着什么。打过招呼落座后,他像往常一样问我:“最近回家啦?”我答:“回了。”他又问:“村里的土地是不是重分了?”“是啊!”我回答,并反问道:“您怎么知道的?”他愉快地笑道:“这次老百姓没有意见了吧!”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还得感谢你呢。上次你把你们村里分地的情况说了以后,我考虑了半天,觉得问题不小,可能是下边的干部没有领会这次分地的真正目的和用意。第二天我就找了管农业的副市长宋健(音)同志,向他反应了你说的情况。他听后很重视,并向我表示马上去调查、处理。这下行了,老百姓满意就好。”我很激动……真没有想到,蔡旭先生如此亲民!

还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一次晚上聊天时,蔡旭先生和我说,他白天到我们县(原昌平县,现在是昌平区)去看小麦了。一块没有被当地领导安排观看的麦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主动要求过去看看。这块麦田的小麦苗色发黄、高矮不齐,表现出严重的脱肥现象。于是他问,这块麦田由谁负责管理?随从的人说,负责这块麦田的生产队长没有来。他让人马上去把责任人找来,问,已经进入小麦拔节后期了,这块麦田为什么还没有施肥浇水?队长回答,因为队里没有购买肥料的钱,所以这事一直拖着。他对副县长史万江(音)说,老百姓弄点钱不容易,他们现在有困难,你们安排一下,可以先让县里或乡里把生产队购买化肥的钱垫付一下,秋后让他们还上,季节不等人,越快越好。县领导和乡领导当场就采纳了他的建议,大家都很高兴。

我也是农村人,对于蔡旭先生所言“老百姓弄点钱不容易”,深有体会。而我体会更深的是:能够遇到蔡旭先生这样设身处地为农民着想、心里装着老百姓的官儿或头儿,真是难得的福分!

一晃,蔡旭先生离世已经二十五年了。如今我们干的咋样?育成哪些过硬的小麦品种?研究出什么先进的栽培措施?当今干部对待老百姓如何?他肯定想知道。也许,他在天之灵早已知晓。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