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理论的诞生与辩证  

2011-11-04 09:13:59|  分类: 与育种相关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间,我发现了一个东西,是1946年到1950年农业大学小麦品种产量及特性纪录、小麦的冻害及病害纪录、杂种一代组合列表、杂种二代选拔结果的列表等几张已经发黄的页面。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就被我发现,且到了我的手里。(有照片为证)

理论的诞生与辩证 - 麦S - 欢迎来到麦S博客

 

理论的诞生与辩证 - 麦S - 欢迎来到麦S博客

 

 

      在这些表格中,真正的吸引我眼球的是第一张表格的第一栏中的内容:胜利麦(Triumph)又名农大2号的1449、1950年的产量结果与对照的增减幅度和一些相关的性状和第五张表格中的二代组合:胜利麦X燕大1817的选拔情况。为什么我对它们感兴趣呢?搞小麦育种的人就应该知道了,这是一直被反复的写入小麦育种教科书,来印证小麦育种的理论和方法的第一成功组合,特别是组合配制理论中的框架理论都在这个组合中得以完美的体现,所以今天等于咱看到根儿了。

       从几张不同内容的表格中,我看到我们的前辈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比我们今天的大多人们认真、细致,最为简单的说,我们现在搞小麦育种的,究竟还有几家能够完整的列一下这类的表格,农大人自己都没有人干这些了,这里是根儿啊!

      我从第一张表格中看出了一点问题,就是这个王牌组合的亲本之一胜利麦,在当时其本身的产量就不低,已经比对照高出了57.6% 。且经过我在相关资料——金善宝先生主编的《中国小麦品种及其系谱》上查证,胜利麦是美国四五十年代中部冬麦区主推品种,种植面积很大。1946年引入我国,经过农大的几年试验,已经能够在北京郊区种植,并发展成了一定的面积。也就是说,胜利麦不仅仅是一个(目标)抗病亲本,还是一个有一定推广价值的品种。关于胜利麦的这些,我们在后来的育种教科书中很多已经找不见了,这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糟糕在了哪里了呢?就是我们组合配制原则中的“遗传距离远”和“生态差异大”,好像有误导我们晚辈的嫌疑。

       没办法,不是为了“抬杠”,而是为了让自己明白,对自己负责,我又查阅了一些被写入教科书的其它几个著名组合的配置和选择,因为这些组合与胜利麦X燕大1817的组合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没有脱离“丰产X抗病”这个模式,且都达到了很好的效果。这些组合的抗病亲本也大多来源于国外,这些代表品种有:碧蚂号类的代表品种碧蚂1号、碧蚂4号;丰产号类品种——丰产1号、丰产3号;郑州号类的郑州3号、17号、24号、和郑州683、722、741、761等;山东的济南号、泰山号和烟农号的部分品种;陕西的就更多了,有青春号的、陕农号的、和小偃号的一大堆都属于这一类。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些品种组合的配制,都是以一个本地区的当家或推广品种(也包括一些还在被利用着的农家种)做亲本,与一些抗病的(多数来源于国外)且(这句话很重要!)多数是在本地区已经种植一些年,甚至经过了一些人工选择后比当初的原始品种更胜一筹的品种(亲本)相配合的。这些亲本包括:来自美国的早洋麦,五十年代在冀中、晋中南、豫北等地区推广:胜利麦来自美国,五十年代在北京郊区推广;郑引一号,来自意大利,于六十年的在甘、豫、苏推广;中农28,来自意大利,1938年引进,曾在四川、贵州推广;阿夫和阿勃都是意大利品种,1956年引入我国,在大多数地区推广种植;以及尤皮号、欧柔、ST类等等一些曾经出过著名小麦品种的亲本,它们很少不是能够在我们本地区种植推广的品种。这么看,我们是否可以说它们虽然是“外缘”,但它们已经“服”了我们的水土,客观的讲,是同我们一样的或近似于我们的生态型。

        而这些组合配制的初衷都是或多是在当年锈病发生严重的年份,一些当地的当家品种减产明显时才选择了它们,应该说它们也是地道的地方抗病品种。拿碧蚂4号的目标亲本美国的碧玉麦(Quality) 来说,是个茎秆粗壮,抗倒伏,籽粒大,品质好,抗条锈,在关中地区已经种植多年。也就是说,碧玉麦它不光光是一个抗病(条锈)的亲本,而还是一个很好的推广品种。而当时的另一个亲本是蚂蚱麦。蚂蚱麦是陕西、关中、陇东和山西省南部的主要农家种。其适应性强,分布广,半冬性,小穗多而密,籽粒较大,茎秆较壮,是丰产性较好的地方品种,缺点是感染条锈和叶锈。我们今天分析这些组合,其当时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一个好品种不抗病了,我们就拿一个抗病的品种来进行改良,而绝不是像我们今天某些同行的一些做法,要把世界上所有的小麦抗源都捣鼓到一个载体中去,最后这个载体抗病了,可其它的却都没有了,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搞抗病的小麦育种家们总远没有什么像样儿的品种和抗病中间材料的根本原因。在这里,我再举一个非常能够说明问题,但还没有被写入育种教科书的例子,就是北京的李彰明与他的京411。先说组合动机:当时的李彰明是北京市负责管小麦区域试验的,与育种暂不搭界。但当年在同一个试验组的两个小麦品种的表现让李章明动了心,一个是产量高,晚熟的丰抗二号;另一个的早熟产量一般的长丰五号。应该说,当时的李章明还是有一定的育种意识的(我们有些搞了一辈子小麦育种的人可能也没有这种意识)。就这一个组合,就出了个京411,如果不是因为411的籽粒性状稍差,就凭其产量,我们今天的很多新品种也还真的干不过它。更值得一说的是,自李彰明的京411诞生后,李彰明就成了大的小麦育种专家,于是乎就要再搞更王牌的品种,于是乎就开始玩命的搜集资源,什么优质源、抗源、丰产源,特别是一些洋人的资源,还包括大粒的、大穗的,真的快要包罗万象了。李彰明折腾一圈后,其结果是没有什么像样儿的东西拿出了。什么原因呢?乱了!迷失了方向,把育种人为地复杂化了。我分析了他的丰抗2号X长丰5号的组合,真的也属于我们说的“抗病X早熟”,其中的丰抗2号是刚刚的被导入了洛夫林抗源的小麦新品系,当时的洛夫林抗源还是很了得的。就是说,李彰明当时虽然不是搞育种的,但他用了育种的套路,所以成功了。而后来,虽然是专业的搞小麦育种的,但他脱离了小麦育种的套路,所以出现了停滞。再说遗传距离,众所周知,基因之间的距离不同,两个基因靠的越近,其间染色体交叉的机会就越少,因而基因的交换率越小,反之,交换率就越大。但我们要好好的想一想,我们要改造的是仅仅的某一个或某少数个性状,根本就不需要很多的基因进行交换,那样儿会乱的一塌糊涂的,让我们对后代无从下手,这在我们的小麦育种中不难发现,所以,在这里,我也不主张什么遗传距离太大(好像这些在我的一篇什么什么博文中说过,我记不清题目了)。

       一些理论的出台在这个理论当时的背景下可能毫无问题,也有相应的一大堆的实例来验证其正确,但时代在更新,背景在转换,理论也不会一成不变的永远适用,永远能够指导我们今天的小麦育种,不然我们的小麦育种也就显得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太一般化了。而今天的小麦育种也的确的告诉我们不是那样儿,不是那样的简单。我们从前人对胜利麦X燕大1817组合的选择过程和一些数据分析,以及这个组合的众多后裔品种的出现,我们不难发现里边还有很多的奥妙,有些书中没有明说,但要我们去体会、去琢磨。前人就是做的再好,也还给我们留了好大的空间和余地。

       好了,不多说了,说这些挺累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