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调整与坚守  

2011-12-07 16:42:54|  分类: 与育种相关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医根据患者的病情变化而随时调整处方,是高明;中医能够就一个患者而开出的方子坚持让患者服用三个月不变,更高明。” 这话说得太棒了!他跨行说出了我们小麦育种中的一些成功和失败的根蒂以及在育种进程中人们的飘忽与不定。

这是12月5日北京电视台《养生堂》节目的做客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综合内科主任医师于振宣教授,在讲一个病例时说的一句话,所用的方子就是一个“归脾汤”的药方。

老先生讲的病例是这样的:一个患者,服用了他开出的“归脾汤”,三个月病情没有太明显的起色,按照一般的常规,医生应该调整“方子”了,但老先生没有,还让患者继续服用。三个月以后,患者明显好转,接下来至痊愈。说明了什么呢?很简单,老先生心里有底!不然,谁能够扛过这三个月没有效果的“方子”呢!

小麦育种亦是如此。

同一个目标,或者用同一个亲本材料,有些人一直在坚守,也有些人跑了,还有些人在不停的调整中。但这些行为在小麦育种中都有成功或失败,这就要看我们对一个东西的了解和理解有多少、有多深了。没有根基的坚守,是固执;人云亦云的随意调整是浮躁,都难成大器。

我认识一个搞杂种小麦的哥们儿,最早我们都搞“提型”时他也有“提型”;后来听说有“普通型”这么一回事,因为普通型遍地是恢复系,他的“普通型”就也有了;接下来是“KV型”、光温敏,特别是光温敏,我们刚刚听说这个词,嘿,这哥们儿就又有了。如果别人哪天又有一个什么新鲜的玩意儿,那您不用怀疑,他肯定也又有了,真的可谓是“一个都不少”啊!而且,更牛的是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发现和研制的,一个人弄出或发现一个东西并不难,难的是他说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人家有什么他就有什么。我们知道,在育种中无论是发现还是创造任何一个材料都不容易,可对于他来讲,太快了,我们暂且不管他的东西真假、有无,只说他的“调整”的太快了,“跟风”太快了。一个东西还没有弄明白,就又开辟了新的领域,应该说每一个类型的发现,都有他自己的亮点,但你还没有等到这个亮点发光,你就又去寻找新的发光点了,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呢?可能最终什么都没有。

无独有偶,在小麦的常规育种方面调整迅速的也不在少数。今天还在搞高产的大穗,明天就换成了超高产的大粒了,后天忽然听人家说还有分枝小麦这么一说,又立马的去招呼分枝小麦育种了。追求新鲜,追求特殊是不少人存在的通病;今天觉得这个性状好,明天又觉得另一个性状值得利用,后来又听说什么什么东西里边有一个抗源,于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搞到手,积极但盲目,从来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还有些人表现的是坚守,但他们坚守的东西太偏了。比如一些人对于一个特殊的叶形感兴趣,就一个劲的在一个毫无意义的叶形上下了一番功夫,而这时的他们眼里已经没有了其他,更甭谈什么丰产性了。在小麦育种上,所有的东西(性状表现)都应该是为了最终的产量,除此之外,其它都没用。

我们不反对坚守,也不反对调整,但我们决不能把这两个指导我们行为的概念分割或孤立开来,在坚守里边有调整,在调整过程中有坚守;心中有底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坚守;心中没有底,且又发现了明显的问题时,一定要有目标的调整。在这里我举个人们搞大穗育种的例子。弄大穗,不少人都涉足过,没有涉足的也肯定的关注过,如果有谁告诉我他从来没有对大穗产生过兴趣,那除了是说假话以外,就是你不是一个出色的小麦育种人。

我们搞过大穗的人都知道,穗子大了,穗数就没有那么多了;还有时是穗子大了,籽粒的灌浆就没有那么好了,等等。包括搞了很多年大穗的人,多数都放弃了,很多人又回到了常规观点上来——增加单位面积穗数是提高和稳定小麦产量的唯一途径!这是经验之谈,有众多成功的实例,没有错。但是,如果我们总坚守这一条路,能够走多远?不好说。而大穗这条路,肯定有明显的、我们暂时还不能逾越的障碍,在这下障碍面前,我们不能忘了,所有的因素都是在变化过程中的,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更何况,或许有一天,一些东西的毛病和缺点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是值得利用的和追求的。比如说,穗子大了,穗数就上不去了。这是否就是个好事呢?穗子大了,按道理,穗数就应该降下来,这可能才是我们想要追求的合理群体结构。穗子既大又多,那可能吗?只能说是我们的臆想。退一步说,即使是可能,那也会造成“不和谐”的产量结构,不会有一个好的产量结果。而当我们怪穗数上不去的时候,是否我们应该琢磨一下,我们的穗子还不够大呢?我们的标准是大穗啊!如果穗子大的出奇,比方说单穗重能够在3克左右或以上时,我们还非要追求有很多的穗数干嘛?我们可以顺着我们预定的单穗重3克去琢磨,限制达到单穗重3克的因素是什么?是五六十克的千粒重解决不了呢?还是每穗五六十粒数解决不了?在那个因素上的突破会更容易一些?更乐观的说,最好还有一点余头?我们就可以玩命的去攻谁呗,等等等等。到现在为止,我怀疑,没有一个人正经八百的弄过。但人们却很容易的把结论给下了,悲哀吧?

说到这里,如果有谁不服气的话,您回头看看,在早期,河南的小麦育种中,人们把千粒重定在什么档次上了,这些档次的制定还罗列了一堆且很强的理论依据,但这些依据被我们后来的育种人和后来的小麦品种给无情的推翻了。为什么?此一时彼一时嘛,不能说我们的前辈不对和官僚,我们要站在发展的观点上看我们前辈出的这些问题。我们相信他们绝对是依据了当时品种数据的支撑,以及当时的小麦生产状况,特别是在小麦种质资源极有限的背景下而得出的结论。是的,今天不能的事儿,绝不代表明天也不成。

北京电视台最近一段时间的《养生堂》节目总请来一些中医专家讲课,中医我不懂,但我发现这些中医都很牛,至少比我们搞小麦育种的要能上很多。他们对对于每一块根茎、每一片树叶、每一粒果实的药理药性都熟记在心,并能够准确的对应不同的症状,酌情加减……特别是他们对每一个病例都能够有全面系统的分析,有相当说服力的理论来支撑,真牛!我们小麦育种人,如果要是能够像他们(中医)一样,能够精通善任,至少能够说出个“里格龙”,能够说出调整与坚守的道道儿,我想弄成像袁隆平“超级稻”一样或比“超级稻”还牛的“超级小麦”可能就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