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小麦育种思路与小麦高产途径  

2012-10-05 22:07:17|  分类: 组合配制原则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谈小麦育种思路就必须涉及到小麦高产途径,脱离开了小麦高产途径而光谈小麦育种思路就会显得既不实际又不实在,有“空对空”的感觉,没有实际意义。

       近些年,随着一些小麦新品种的不断诞生和更替,小麦的单产也在迅速的增加,较大面积的小麦单产每亩突破650公斤已经不难实现;在较小面积面积内,好的年份已经有每亩产量超过750公斤和接近800公斤的超高产记录。这些高和超高的小麦产量水平已经实现或超过了较早年间一些小麦业内人士对小麦极限单产的估算。

       “高产更高产”、“高产再高产”,是小麦栽培和小麦育种人永远追求的目标。小麦的单产水平,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听说有谁把它又限制在了某一个层面,因为小麦产量连续几十年成倍数的增加,使得人们真的很难就现有基础上将它的极限准确的“定位”。而今后的小麦单产只要没有被“定位”就说明还有增长的潜力和空间,就能够让我们找到实现小麦“高产更高产”、“高产再高产”的育种途径。

       看似简单的“高产途径”四个字儿,实际应用中的确不是很简单的了,每亩750公斤,800公斤,甚至是900公斤,靠什么去实现?在没有谁事先有“先知先觉”能耐之前,还是大家围着仅“三个因素”来设计,或者说是“赌”。提到“赌”,很多人会有反感,认为这跟“赌”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您不用急着反感,只要您细致的想一想,就会承认这个“赌”,至少是承认有“赌”的成分,因为谁也没有把握说“怎么着儿”就行。既然承认“赌”了,我们就要看谁“赌”得准、“赌”得对。自己设计的高产途径会与将来小麦高产构成因素相一致,或近似,谁就有可能通过这个“高产途径”实现小麦品种和小麦生产的“高产更高产”、“高产再高产”的阶段目性标。相反,如果我们“赌”错了,我们的设计就会偏离正确的实现高产的途径,那样儿成功的机会就会远我们而去,即使是我们的付出再多、设计的再好,也会白搭。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够把“高产途径”“赌”对呢?

       这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儿,它要比我们小麦育种中的搜集亲本、配制组合、选育单株要难的多。小麦产量构成因素简单,就这亩穗数、穗粒数、千粒重三个,无论什么样儿的产量水平,都是靠这三个数值的乘机来实现的。我们回看了一些较早前的小麦品种产量因素目标设计乘机,是什么4、4、3,什么4、3、4,或是3、4、4,等等,有些为了准确起见,还动用了小数点,用了什么像3.5、4.5之类。但今天我们忽然发现,前人有些过于的保守了,他们没有敢用5(譬如今天的每亩50万穗,或者50克的千粒重等),而今天在现实中的小麦产量的突破都涉及到了这个“5”。小麦高产育种的途径的确不是靠我们自己在家里没事儿时拿来几个数来回瞎乘的,如果这样儿的话,我们每亩2000公斤的产量也早就实现了。但实际情况真的不是这样儿,虽然就这三个数,但在实际生产中它们却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还有“让我促它”的可能,复杂的很。而小麦育种人的任务就是使得“它们”能够在一定的“定量”范围内达成“和谐”。

       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国内就已经有不少人在搞小麦育种中的大穗大粒育种了。距我们最近的就有(已经去世)中国农科院的丁寿康先生,我们农大小麦组(已经去世的)唐伯让先生,他们的代表作是“丁大粒”和“唐大粒”什么的。那时,做为农作物栽培专家的王树安教授也特别关注小麦育种中的大穗大粒高产育种途径,期望以此有所突破。现在看,这种途径没有什么不对,但做为当时育种条件下的这个“赌”,还是显得有些超前和欠缺。就我个人认为,当时的小麦品种和小麦生产条件还没有像现在这么高和这么好;小麦育种资源也还不是很丰富,应该说还停留在缺这少那的时段。比方说,当时的几个有名的大穗大粒品种(系),也可以叫做育种材料还是那些茎秆较高,长穗、尖穗的类型,这样儿的类型一旦到了群体种植时就会表现穗粒数的严重降低,秃尖、碼稀,使得大穗变小穗,最终的产量不仅没有大幅度的提高,反而降低了不少。如果说那时我们这些前人在“赌”的话,应该说他们“赌”输了,有些人一生的几十年也就此“搭”进去了,我们今天要为他们惋惜的同时,更要感谢他们的“赌输”和付出。是他们的这种理念被留了下来,给我们后人以“警示”,更多的是给了我们新的“启迪”和新的应用。

       在去年冬天我搞温室加代时,倪中福老师去温室看济麦22的F1组合在温室中的表现时,我们讨论了济麦22的高产稳产理由。我们给济麦22的穗部特征表现下了一个定义,叫做“完整穗”。什么意思呢?就是在基本条件下,济麦22的穗子很少出现秃尖和不孕的现象,由此就保证了济麦22有较为稳定的穗粒数和广大地域的适应性。就济麦22的表现而言,如果此时,其它(每亩穗数、千粒重)两个因素也达到最大值时,高产就有了保证。前一段时间,王志敏教授也同样阐明了要稳定穗粒数提高千粒重的观点。“英雄所见略同”啊!而我们今天所要追求的较高穗粒数和稳定穗粒数的基点与以前大有不同。是我们今天小麦品种的穗型有了明显的改变,从原来的尖穗多,变成了现在的有不少的方穗和棒槌穗型,这种穗型对于在较大群体下每穗持有较高的穗粒数有了一定的保证。

       接下来就是千粒重的问题了。我们不能不承认,近些年小麦产量的大幅度提高,有千粒重明显提高的贡献,现在的一些高产小麦品种的千粒重已经在45克以上,据我推断,千粒重再度提高的潜力还很大,而也只有千粒重的大幅度提高才不会对于另外两个(每亩穗数、每穗粒数)因素有什么直接的影响。就拿今年的5182区域试验的产量因素数据来说,其较高的穗粒数已经达到了每穗37粒,这在北部冬麦区的小麦品种中是属于很高的;它的千粒重在47.2克,也同样是较高的;而5182在某一个试验点上的千粒重竟然达到了55.3克,这样很好,我们就不用唯心的设置其它数值的千粒重了,今后的基本千粒重就是55克,我想这不难办到。有了这个55克的千粒重,就还拿5182来说,其它的两个因素不变,每亩单产要增加100公斤会很有把握,而这100公斤的增加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我们对这个55克千粒重听着看着“扎眼”,我们可以循序渐进的来,比如说后年(2014年)我们拿出千粒重达到50克的能否?2017年,我们在拿出55克的能否?也许到那时,我们只是达到了千粒重53克,也至少比现在我们的一些新的小麦品种(系)的千粒重还在三四十克那里徘徊的好吧!

       其实,说到这儿我就不应该再往下说了,不然我的设计就全部的暴露了。最后还是用倪中福和王志敏两位教授的观点做为结束吧:有一个“完整穗”是稳定穗粒数的关键,也是一个品种有较好适应性的根本;千粒重的较大幅度提高还有一定的空间,而千粒重的显著提高是不会影响其它两个产量因素的唯一。

  评论这张
 
阅读(8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