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让点播小麦的人们不再痛苦  

2012-10-06 20:47:15|  分类: 与育种相关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点播和稀条播小麦育种材料播种那天,快要播种结束的时候我问学生们,你们有没有发现越往后播种种子的手感越好了?籽粒是否越来越大了?

       有同学回答我说,一行的种子倒到手里快要一小把了,感觉沉甸甸的了。还有同学说,感觉籽粒是越来越大了,点的容易了。

       我最后的这800多行材料都是籽粒比较大的籽粒,具体的说千粒重小于50克的没有,都是较高世代材料,种子量准备的也比较大,都可以按照稀条播来处理。我当时跟学生们说,播种完这部分材料,在去给别人播种那些籽粒小的,你们又会感觉不舒服了,甚至还会痛苦……

       其实,小麦育种很简单,如果钱儿的条件准许,我们完全可以把一个简单的目标进行到底。比如为了小麦人工点播的容易、不痛苦,我们就可以不考虑别的什么问题,完全是小麦大粒的问题,将其设定一个目标要高着点。千粒重80克,100克,甚至150克行不行?我们自己弄它几十年,等到我们死了,没有完成,别人在愿意的情况下可以继续的接着弄,弄它几百年,行不?

       倪中福教授从国外带回一些玉米籽粒标本,我要了几粒,拿在手里把玩时,我看其籽粒的大小与我们的大拇指指甲盖差不多,千粒重是否会有500克呢?可能。说句实话,我们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籽粒时,我们就是想象也很难想象出会有这么大的籽粒。说明什么?我们的见识还很少,没有见识过也就限制了我们的想象空间,也就总把我们可能实现的目标定位成“不可能”,在这种“不可能”的制约下,所有的可能也就真的变成“不可能”了。更糟糕的是这种“不可能”导致了我们对一些东西根本就不敢涉足,甚至不敢想。

       不敢想,是一件更悲哀的事儿!有些事情我们干不了,但想一想还是可以吧,想一想都不敢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小麦育种的空间很大,值得我们玩儿的地方也很多,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抓住某一个性状去“玩命”的攻它几十年,一百年,到那时千粒重100多克,穗粒数100多粒……然后我们在把这些性状组合到一起,我想到那时,这个组合如果要是用我们刘广田老师的口头语说就是:不是闹玩的!

       可现在我们很多同行都在干那些没有用的,就是想着能够审定一两个品种,不图有什么突破就是为了审定,审定。如果是这样儿,“黄淮”的小麦生产有没有我们自己的这一两个品种又咋样呢?包括那些还比较辉煌的品种,没有行不行?我们自己能回答。所以有时我难免在想,就像倪中福老师带回的玉米籽粒标本一样,我们看了会为之一震,有非要把玩的心里,我国我们的小麦种子有一天也弄得这么大,或稍小一点,即使是一亩地也不推广,又会咋样儿呢?我想也还是很牛的,值得炫耀。

        蔡旭先生在他小麦育种最辉煌的时候,一下彻底放弃了小麦常规育种,义无反顾的去搞了还不知道那一辈子会成功的杂种小麦。他的研究生王明礼说,蔡先生是功成名就了以后才去搞杂交小麦的。后来我忽然觉得王明礼说的不对,蔡旭先生从来没有觉得他自己功成名就了,他去搞杂交小麦完全是他对未知领域的的探索和追求,或叫做“玩玩儿”。

       蔡旭先生给我的感觉是对如何事情、任何人都不否定(这是我对蔡旭先生的独家评价),由此也成就了一些人和事儿。而有些人恰恰与蔡旭先生相反,他们总是拿着一些自己学习到的知识和理论去否定什么,这不可能、那办不到云云。太狭隘了,狭隘了不行,是不能够把小麦的千粒重弄到100多克的,最终还会让帮住我们播种的学生们痛苦,老师们痛苦。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