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零下14度  

2013-01-05 15:04:29|  分类: 麦S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冬天,可算是真的很冷。北京城区在近期曾经有两次最低温度都接近了零下14度。

我们经历的暖冬已经有不少年头了,近两年冬天的温度好像有一些回归,好像在逐渐的变冷。今冬气温变冷的趋势显得更加的明显了。

零下14度,在北京出现的频率不高,也正是由于不高,才对它有些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天,我那时在东北旺实验站管温室,是蔡旭先生搞杂种小麦材料加代借用人家实验站的温室。那时北京市气象台的天气预报还不是现在的这种报法儿,报的很详细,包括城区,和东西南北地区,以及旅游点和一些度假村等。那时的报法儿是一个北京地区就都包括了,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再加了一个“北部山区”可能因为“北部山区”更令的缘故。“北部山区”好像应该是延庆、怀柔和密云的一些地区,我不大清楚。

我在东北旺实验站管温室期间,给我留下了什么较深刻的印象我不是很晓得,多数的印象是“触景生情”才记起来的。比如,今冬的最低气温曾经有不少次涉及到了零下14度,可能是我对这个“零下14度”太敏感了,或记忆太深了或这零下14度里边还有着别的什么,所以,由此想起了很多。

“小宋儿!今天夜里可冷,北部山区最低温度能达到零下14度!”这是当时东北旺实验站门卫(那时叫做看门儿)老李师傅每每在天气降温时去温室,给我的提醒。

我得到了他(老李师傅)的“气象预报”或今天我们才说的“低温X预警”以后,首先我要去实验站的锅炉房通知在那里烧锅炉的师傅们,请他们夜晚“加些劲儿”。另外还要把温室上的草苫子盖好,不让“暖和气儿”过多的“跑掉”等等,有一系列“预警”后的防御低温的准备工作。

其实,当时我所做的一切,现在叫做“付出”,我想绝不是什么为了蔡旭先生的杂种小麦事业,更与贡献和奉献无关,我只是知道如果这些我做的不好,会挨到蔡旭先生的批评。很多人都说蔡旭先生脾气好,我不这么认为,当你把事情干砸锅了试试,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脾气不好”啦!所以,为了不挨他老人家批评,我就要“八处儿”小心。

“零下14度”的第二天早晨,我和看门老李师傅都绝对不能晚起床,因为每逢这种情形时,蔡旭先生的电话肯定是很早的打来(这是规律)。那时实验站只有一部电话,是放在门房儿(传达室)。老李师傅住在门房儿,而门房儿距我住的温室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是老李师傅通知我接蔡旭先生电话要跑的距离。

我每次在没有得到老李师傅接电话的通知之前,一定要把温室中夜间最低的温度记在脑子里,因为这是蔡旭先生打来电话要问的问题。做好了一些我认为该做的准备后,就可以较轻松的等待了,等待老李师傅的:“小宋!——蔡先生电话!”

每次,老李师傅的“蔡先生电话”中的“蔡先生”喊得很重,特别重音都放在了“蔡”字上。这,也是老李师傅的规律,实验站人都知道。

一晃快三十年过去了,如果没有近期的连续被提及的“零下14度”,我怎能想起那时的冬天温室,想起一直照顾我们、给我们发出“气象预报”的老李师傅,也更不会感受或比较出今天同样是冬季温室加代的省心和省劲儿,甚至可以“偷懒儿”。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