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路边的槐树花开了  

2013-05-12 07:22:2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的时候,村东边有条人工开凿的水渠,水渠两旁生长着大大小小的很多槐树,不是国槐,而是扎槐,也叫刺槐。刺槐的枝条上有不少的刺,我们不小心时可能被它刺(扎)到。刺槐的花很香,每到每年的开花时,距很远我就能够嗅到他的香味,是很香很香的,比现在最好的香水味还香上很多,或是能够被人接受很多。槐花玉米面贴饼子是那时我认为最好吃的、与槐花相关的食品,从没有吃过近些年我在河南吃的蒸槐花。相比之下,我还是更爱吃槐花玉米面贴饼子。可能是有几十年再也没有吃过的缘故吧!

槐花味道香,槐花玉米面贴饼子好吃,这些都是在我的深刻记忆之中的。但槐花是什么时候开,或者说是每年槐花具体的开放时间我还真的没有闹清楚。当然,可能也不用闹得很清楚,是因为到了槐花开放时,靠着我们的灵敏嗅觉就完全可以掌握,且还相当的小准确。

近两年,我在去河南做小麦杂交的时候,每每都能够吃上槐花食品——多数都是蒸槐花(把槐花与面粉掺在一起,然后上锅蒸)。就吃槐花,我们还有一最经典的故事。几年前了,在河南做小麦杂交时,一个朋友来了,我做赔一起到餐馆吃饭,点菜时,朋友点了一道“槐花”,这就引出了一段关于“槐花”的佳话——朋友是南阳人,据说多数靠着山区的南阳人的发音里边没有汉语拼音的H (喝)音,他们把H在发音时多发成F(佛)。所以,当想要说的槐花中的两个元音H、H(喝、喝)搞在一起时就变成了两个元音的F、F(佛、佛)。朋友自己没有乱,倒是把餐馆的服务员小姐搞乱了,她茫然的表情告诉了我们,她真的不知道我们的朋友想要些什么……事情过去有几年了,但当我们每次再点槐花这道菜时,无不想起那年的情形,还是要把肚子再笑痛一番。

小麦开花期与槐花开花期相近或是同期。这些也被我的一个很好很好的河南朋友所强化了,因为我在河南时、在做小麦杂交时,他说过要请我吃槐花,吃他们那里的槐花……虽然我一直还没吃上,但念想也很重要啊!特别是通过这些,我不得不把槐花的花期与小麦杂交授粉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以前从没有注意过的——河南小麦开花、杂交授粉时,槐花也开了,能够吃上槐花;北京的小麦开花、杂交授粉时,槐花也开了,但虽然不能够吃上槐花,槐花还是开了——香气宜人,香气袭人啊!

今年小麦的抽穗晚了,小麦的开花也晚了,到现在我的杂交工作还没有开始。今天早上,我发现小区楼下路边靠楼旁的槐花开了,是初花。到昨天为止,我已经有四天没有到试验地了,今天一定要去看看了,能不能做去雄整穗搁一边。我忽然发现,在这个时候能够“扛过”四天不下地也是我的一大“超越”啊!——我们越是牵挂,越是想要的东西,暂且将其放下,将其后延,甚至是完全的放下可能也行。

该抽的穗子还要抽出,该开放的槐花总是要开放,与我们的关注无关,与我们是发HH(喝喝)、还是发FF(佛佛)的音也无关,与我们的念想还无关……

开放的槐花依然的浓香,将抽出的小麦穗子依然裹挟着一种希望……这些不一定就是为了我们,而我们应该是为了它们——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