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该革谁的命  

2016-01-16 23:21:48|  分类: 育种目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看到了一篇由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郑风田教授就中国农业的供给侧改革问题所写的文章,文章的题目很醒目,即:《中国农业需要一场品质革命 》。文章的主要观点是:1、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牛鼻子就是质量品质,我国的农业需要一场品质革命,才能真正地形成有效的农产品供给,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2、我国农产品生产要从单纯追求数量增产的温饱型生产方式,过渡到对品质、安全、健康与生态环保等要求比较多的小康型农业生产方式,以满足我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要。这不仅仅需要在农业结构上进行调整,还需要生产方式的转换,更需要从源头到流通对整个产业链进行重塑。3、在育种环节上,应该实行多样化战略,不能再单纯地把增产多少列为育种的目标。而应该让那些追求优质的品种能够得到推广应用。

中国农业要供给侧改革,“中国农业需要一场品质革命”,说的倍对,但革命从哪下手,究竟该革谁的命?

在上个月,我在我的一篇《优质麦生产在我国发展滞后的原因》的博文说到了在朱镕基当政期间的1999年,关于农业种植结构调整,朱镕基总理就有这样的说法:“随着近年来粮食生产的连续丰收,我国粮食已由长期短缺变成总量大体平衡、丰年有余,粮食生产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优质品种相对不足,一些劣质粮食品种销售不畅,库存大量积压,而农民仍在继续大量生产。这个问题不解决,不仅造成社会浪费,增加财政负担,而且影响我国农产品竞争力和农民收入的提高,不利于我国粮食生产的长远发展。”在朱镕基当政期间,种植结构调整了,甚至还退耕还林,照顾生态了,结果呢?我们发现,在后来的很多有关于农业和粮食产量的观点中,都将这期间由于种植结构调整、退耕还林,照顾生态等一系列举措造成粮食总产的降低看成了一种罪过,相应而生的则当然是后来到至今的以提高产量为第一要素的中国农业和中国作物育种。

现在,与朱镕基当政时相比,我国农业的形势更加严峻了——成本的偏高,品质的低劣,安全性的低下,粮食增产农民不增收以及粮食库存有压力的同时品质好的还需要进口等一系列的问题都在向人们提示着中国农业不改革不行了。改,怎么改?于是就有了现在最时髦、最贴切的叫法——供给侧改革。

“中国农业需要一场品质革命”,可能在小麦种植生产和小麦育种方面也需要有这样的一场革命。我们能不能将小麦的生产成本降低、将安全性提高和实现质好质优呢?我们有没有这样的小麦品种呢?回答:也能和有。但真的要实现这些,则需要拿现如今小麦产量水平的降低来做代价。理由是,从品种上来说,暂且还是“优质不高产、高产不优质”是客观存在的现实;从生产来说,降低密度,减少农药和化肥的施用、采用节水式栽培模式等,都会对高产量有一定的制约。所以,想要鱼和熊掌兼得没有可能。

这样,问题出来了,产量低了,谁能够接受?

去年年末,我接触到了一个河北省邢台地区小麦面粉企业自己绿色粮食生产基地的管理者,与他谈了些关于优质麦和安全绿色小麦生产的话题,他的大致观点是这样的——

为了种植优质和绿色安全小麦,每亩将要有百八十斤、甚至更高的减产,对于一家一户的农民来说,由于土地不多,就是三五亩地,减产也就是三五百块钱的事儿。但对于专业合作社或是有几百上千亩地的小麦种植大户来说,可不能小看这百八十斤的减产,几百上千亩地时,就是几万块钱的歉收啊!这几万块钱谁肯轻易的放弃呢?当然了,如果是优质优价,有人来明确的定价和保证收购,这些问题可能还好解决。

老先生的观点说明当我们还没有实现粮食的安全准入制度和粮食食品的具体标准之前,没有人愿意拿自己收入的减少去迎合一些还不切合实际的观念。

不接受优质和绿色安全小麦的种植和接受优质和绿色安全小麦的种植都表现在了最终的收入上。那么,最终的这些价钱由谁定?产品由谁来收购?

去年小麦播种结束后,我的搭档们做了一个“河南省面粉加工企业优质强筋小麦品种需求调查”,共调查了八家小麦面粉企业。在这八家面粉企业中,只有一家有少部分的优质麦订单生产收购,其它家有部分对优质麦有需求的,但量都不大,用途多是配粉之用,且对优质麦标准定得很高,也就是稳定时间、面粉白度、籽粒硬度指标等。对,就是新麦26的标准。而价钱呢?出价最高的也就是比普通小麦高不足两毛钱,多数都是一毛钱左右。这样算下来,这边高一毛多钱。那边减产百八十斤,叫做“背着抱着一样重”。在没有定金、又不保证收购时,专业合作社或种植大户这种种植优质麦的积极性就更没有了。

要改革,改的就是小麦的优质、安全和小麦价钱相互间的事儿、说白了就得长价的事儿。

但是,一说到钱,问题又出来了——现在我们的粮食价钱已经高出国际市场价钱不少了(2015年底小麦高出国际市场的价格排在玉米的后边、水稻的前边,是每吨771元),再涨怎么涨?钱由谁出?

关于价钱与市场,不少的专家也说了“让市场定价格”云云……而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怎么定?因为国际市场的价钱和品质质量在哪儿摆着呢——价钱不比我们高、品质肯定比我们的好。这样进口的可能性就更大了,谁愿意在自身利益问题上充这个“大头”呢?而即使是我们自己定了价钱,有人买账吗?因为这些不是香烟、不是酒类,不是奢饰品范畴,没有更多的文化内涵和炫耀的成分,只是简简单单的粮食、好吃和安全一点的粮食而已!

在郑风田教授的文章中谈到品质与产量、与市场需求的关系时,郑教授列举了一号土猪品质创始人陈生的观点:“现在市场上猪品种是劣币驱逐良币,市场上盛行的是那些生长周期短、增长速度快的品种,而传统土猪品质口感相当好,但生长周期近10个月,是目前主流猪种生长周期的一倍,这样优质的传统土猪就被劣质的快速生长品种所替代,养殖户单纯地养殖这些生长周期快的猪可以卖到更多的钱,最终导致消费者面临的选择只能是生长周期短的差品质猪肉。”

对,就是这样。包括小麦在内,不少农产品育种推广方面都陷入了唯产量论的误区,最后导致那些品质很好但产量不是太高的农产品被淘汰或被挤压到没有立足之地。而一些劣质品种或产品,经过生产厂家的打造包装,使用一些既便宜又简单的添加剂、强筋剂类的产品,完全可以对优质小麦取而代之,达到鱼目混珠的效果,让消费者对于究竟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不安全、什么是原汁原味等都难以进行有效的判断。就像我们的黑小麦农大3753面粉一样,这也好、那也好,但比人家其它产品高了几毛钱,就都不好了,买的人就不多了,就都冲着既便宜品质感觉又与农大3753差不多的便宜普通面粉去了。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说人家那个面粉不行,但也能吃能填饱肚子啊!吃了也不死人吧!!选择我们的很多产品还停留在只要是不死人就没人管、没有标准阶段。所以,观念和认识要有一个过程,消费习惯需要在日子较富裕时进行培养,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更不是提出一个新鲜名词就一蹴而就能够顺利的起航扬帆的那么简单。

当然我们也相信,在结合一些相关政策特别是价格政策的扶植出台后,再加上我们有勇气真正的敢“英雄断腕”之举,农业方面的供给侧改革经过一个较慢长的过程后,会有一个不错的起色。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