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植物自身很高级  

2016-12-12 17:13:08|  分类: 麦S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搞了快四十年的小麦育种,对小麦应该说有点了解,但细一想,我们了解了什么?是一片叶、还是一个籽粒,或是一个根呢?不敢说了。总之,即使是我们各自干的专业,也是了解的少,不了解的多,了解和不了解间相互间相差悬殊;而了解的一部分也多只是皮毛,距全面或深入还远着呢!

由此,对于我们做小麦育种来说,就靠暂时了解的一点点,还是少说改造,多说利用为好。这个意思再说的高级一点儿,就是叫做顺其自然,别强着来。古人有一句话,叫做“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远忧。

就像我们小麦生产中近些年习惯采用的大播量播种一样,目的是图得高产,但最终的结果呢——产量暂时是高上去一点儿,但带来的风险也多了起来,除耗肥多有倒伏风险外,更要命的是把环境破坏了,导致各种病害蔓延,最终可能还要花较大代价来为这些短视的做法“买单”。小麦是分蘖作物,分蘖是小麦群体自我调节的基本习性,我们在追求我们人类某种目标的同时,还应该明白和利用这些小麦们固有的习性,而不是按照我们人们的意愿将其桎梏,若是那样儿,小麦们肯定不愿意,我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儿。

三四年前,在我居住的小区内有一棵不大的雪松树,由于被人拴凉晒被子的铁丝阻碍了上部生长并导致了一米多高以上部分的死亡,也就是说树被“掐头”了。我们知道,雪松应该是按照图片1样式生长的,所有的分叉都越长越往下低垂,看上去树的层次感分明、错落有致。而一旦“树头”没了、被“掐”了,看着没有了“树头”的雪松,我们就很难想象其以后怎么生长或生长成什么样子?

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也还真的在没有了“树头”的雪松树旁琢磨了一番。

一年两年三四年过去了,当我们再看这课在三四年前没有了“树头”的雪松树时,它已经变成了图片2、3这样。既,“树头”有了。且,光看图片2,不看图片3时,很难想象是三四年前那棵没有“树头”的雪松树。现在的“树头”,是当年的一个与其它枝杈一样的枝杈在没有了“树头”后,在众枝杈的竞争“树头”过程中,脱颖而出,长成了现在的“树头”(图片2)。

图片1)正常的雪松树应该是这样地。

植物自身很高级 - 麦S -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图片2)新的“树头”已经有模有样了。

植物自身很高级 - 麦S -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图片3)树干弯处就是新“树头”更换的位置(几乎快直了)。

植物自身很高级 - 麦S -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这个令我们琢磨的点在哪儿呢?雪松树与其它数不同,他的枝杈越大就越是低垂,当它要抬起向上生长时应该是比较难的,这样问题就出来了:①它怎么就知道自己的“树头”没了;②一旦“树头”没有,在没有一定的内在“安排”时,即使是生长向上,也是“大家”一块儿向上生长,这样就会形成竞争,就会让最终的树形脱离雪松树的模样……这样就说明它们内部有“机制”,该是什么“机制”呢?

其它树种由于生长姿态不像雪松,所以换“树头”容易;雪松树因为长相的问题所以换“树头”让我们觉得难。但现在看也还容易了,甚至容易得让我们难以理解。说明我们了解的东西太少太少了,了解的少就不能从事物本身的习性或能力去考虑或发现问题,就会总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想象。像雪松树这种换“树头”的瞎想也就罢了,若将这一类不靠谱儿、很自我的瞎想放到我们的小麦育种中,可能就会糟糕,就会偏离事物本身的东西,让育种变得绕腾。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