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继续说书  

2017-01-06 11:03:37|  分类: 麦S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三天前我写了邮件收到,非常感谢》博文后的这两天,由于我们对与一些书的渴望和敬仰,就净说书的事儿了。如此也就又勾起了我对一本书来历和反复过程的回想,通过这些说明,同样的一本专业书籍,在我们不同的经历或认知阶段的重要性不同,对书中内容的了解也有不同……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总愿意保留或收藏一些书籍的原因吧!

今天我要“继续”说的就是我向朋友们推荐的《小麦育种理论与实践的进展》——(庄巧生·王恒立主编·1987年)这本书。

这本书应该是在刚刚出版时的1988年由杨作民老师送给我的。那时蔡旭先生已经去世,我和杨作民老师的关系很好,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交,都是很好。杨先生一贯有督促我们看书学习的“毛病”,可那时我对学习的情趣不能说是没有,但积极的程度不是很高,特别是就一些论文性质或他非要让我看的遗传方面的书籍,可能是因为暂时没用、或距离我“较远”的缘故,我的兴趣就更没有太多了。好在《小麦育种理论与实践的进展》这本书的开头是(已故)王恒立先生的一篇小麦育种近些年的综述类文章,文章中涉及到了我熟悉和要面临的一些东西,所以对其有“特别”的兴趣;另外就是在“高光效育种”类部分有徐枫的一篇关于小麦“源”、“库”、“流”,解释及关系类的文章,我觉得是非常棒的文章,虽然当时有些不是太懂,但还是喜欢,就是喜欢!这样,此书中的一些文章就不是看过一遍两遍,有些观点和论述记忆较为深刻。

90年、91年前后,我们小麦组的一个研究生跟我关系挺好,经常来我们家里吃饭喝酒聊天,他无意间看到了这本书,翻看一下后问我是书哪儿得到的?我告诉了他是杨先生送哦的,他听后说这本书他要了,于是我答应。这样,这本书就此离开了我。

时间到了两千零几年,这个时间段可能是我育成审定品种最多最快的时期,同时感觉这个时期也是积蓄育种问题和不解最多的时期,并且不少的问题和现象是“似曾相识”的。对,就是当时的《小麦育种理论与实践的进展》的这本书了说过、涉及到过……想到了这里,这本书又一下子就觉得与我亲近了起来。但是,再“亲近”,书也已经是答应送给别人的了,再往回要显得咱们小气,甚至,是不是咱还有向人“要后账”的嫌疑啊?所以啊,咱不干这事儿——不能找人家再要回!

也是考虑到这本书较老了,可能世面儿上不容易有,于是我就想到了一个肯定能够再找到这本书的人——许有温老师。

这本书的主编是(已故)王恒立先生,王恒立先生生前与我的这个前辈同行是朋友,我的这个前辈同行朋友就是许有温先生。他是当年王恒立先生最好、最志同道合的朋友;另外,后来许有温先生又调到了农科院庄巧生先生他们小麦育种部门,与庄先生是“同室”、同行关系(只是后来调到农科院安阳点儿了,后来在山东某县兼任科技副县长退休)……就凭这些,我主观想象,找许有温老师“要书”绝对的我最佳选择!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同许有温老师说了,他的答复是:没问题!

哈哈,真的是没问题啊——第二天一早(当时正是小麦选择期间,我们早晨5点半下地)许老师带着书就来到学校,将书交到了我的手里。直到现在,这本书一直都在我的手里。对,就是不时的翻翻看看,总会在里边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黄淮区域的小麦育种目标开始有向着抗赤霉病育种方面倾斜的迹象了,但由于过去一段时间赤霉病在我们这里不是主要病害,以及人们研究较少的缘故,导致了关于抗赤霉病类的书籍和文章市面上较少,在这种情形下,育种目标我们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定,但育种怎么进行或从何下手?它需要有相关的知识或基本的了解才行啊!结果,我们发现,这本书上有几篇对小麦赤霉病说的非常全面的文章,包括从抗源分析到鉴定方法的统一与评价,再从赤霉病发生遗传到环境因素、甚至是与小麦相关性状的避病反应等都说的清清楚楚,是很难得的“科普类教材”啊……所以,近期我净向朋友们推荐这本书了。

书的出版时间较早了,可能不好买到,但听刘加平说某一个网上有,只是不是“原装原表”,是复印类,但只要有就行、就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给我们的感觉是,近些年出版的一些有关小麦育种专业方面的书籍论文类成堆,工具和方法类几乎没有,可能这与大环境相关,这也逼迫我们不得不去翻腾老书去看,因为老书显得实在,虽然不高级。

同样是这本专业书籍,在我们不同的经历或认知阶段给我们的感觉不同,其重要性和对书中内容的偏向也有不同;书中同样的文章、内容,在不同时间段,所起到的作用也有很大差异……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总愿意保留或收藏一些书籍的原因吧!

下边的书籍是杨作民老师在两三年前送给我看的。当时我记得是我打电话问他一个问题,就是在五几年北京地区种植的主要品种是什么?他说都几十年了,有谁还记得啊!并叫我到他家拿几本书看,书中都有。于是,下边的几本书就是那次我从他家拿来的(还没还),当然还有别的。

这就是农大老师们、我们的前辈们对待我们后来人的风格——总怕你什么都不知道,总是一个劲儿的灌!


 
继续说书 - 麦S -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继续说书 - 麦S -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