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您来到麦S博客

---------------------------消遣与释放

 
 
 

日志

 
 

艰难的“创新”、必要的“模仿”  

2018-03-21 11:28:5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的《看似简单》和《夫妻相》等讨论小麦组合配制规律类博文写出面世后,有同行不认可我的观点,特别不认可我说的“亲缘关系不能太远”、“生态距离不可太大”和“性状差异不能太离谱”等。“不被认可”的这些,的确与早已被我们接受和想象的、前人说过的“亲缘关系”、“生态距离”和“性状差异”界定标准有差距、与我们一些人观念上的“创新”也相违背。不过,我可以真诚的告诉大家,我不是非要说一些不着调的观点,也更不是非要和已经被人们所接受的观点唱对台戏,这是源于我们在连续十几年、做了较大量这方面组合基础上才这样说的、或才敢这样说的!

其实,在我的一篇说某地新审定品种表现综合抗病性偏差、农艺性状较为接近、组合大都是围绕一两个中心亲本而配制时,曾经有意无意说出了这种现象的根源,并为我们广大的育种人鸣了冤、叫了屈。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有我们新审定的品种是“品种综合抗病性偏差、农艺性状较为接近、组合大都是围绕一两个中心亲本而配制”呢?就像是我在博文中说的,不是育种人没有用性状差别大的资源、不是育种人非要将后代选择成一个模样,也更不是育种人没有“创新”的思路和做法……去看看育种人的试验记载账目吧!——别人想到的“创新”之类,育种人想到也去做了,别人没有想到的育种人也想到和做了,但结果就是结果,就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就是表现了“品种综合抗病性偏差、农艺性状较为接近、组合大都是围绕一两个中心亲本而配制”等不令人满意的结果!

一些人就此说什么品种的“同质化”严重、什么“会给生产带来灾难”、什么“短期效应”等等、等等,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国内的小麦育种做到今天这样应该说是挺厉害的了,特别是在小麦单产提高方面,从低产到现在的高产,真是跨上了一个台阶又一个台阶。但小麦单产到了今天的这个水平时,再图较大、较明显的提高难了,产量相关因素间的制约矛盾也越来越明显了,现在已经远远不是在有某一个抗病基因的导入或千粒重提高一两克、穗粒数提高一两粒就还能够使新品种单产提高的事儿!但难度大,也要有新品种来满足生产和市场需求啊!这样就促成了育种人在育种过程中不断的总结经验、寻找突破口,也就有了我说的“小打小闹成就大品种”。实际也就是这么回事,看看近些年生产中的“大品种”的出处,我们就都服气了。

很多时候,育种人的苦、育种人的难育种人都不说,也没有说的必要!只是当我们在回顾这些问题和讨论这些问题时,特别是想要从这些问题中找到“原因”或“结论”时,才说到了这些、才顺便带出了一些自己的认为或观点。而我发现,这些实实在在的认为或观点,不仅没有得到一些人们就此现象的“顺势”思考,而是上来就是打着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民族利益的大旗而一通的“大棒子”瞎抡……好在,我已经快要习惯这些了、好在我不是在凭空瞎诌,而我是干这行的!我在琢磨这种现象的出处,琢磨过去对路的理论拿到今天是否还照常?琢磨我们到底怎样做才能够不出现或少出现上边我们说到的现象?

下边是我们十几年来与公司合作在小麦育种上所干的事儿,看看有谁家这么干过?抡“大棒子”者们是否这么干过?

2004年我们开始与河南省金囤种业公司合作,同年秋季中国农业大学小麦育种组的一大批亲本材料就种植到了漯河金囤种业公司的育种试验地里。2005年5月,农大与“金囤种业”合作正是挂牌。此时我们第一批揉入众多外缘的一批组合已经做成,所用亲本包括杨作民先生创造的“二线抗源”材料;刘广田老师国内外的优质资源和自己的优质中间材料;张爱民老师从墨西哥带回的“合成种”及一些墨西哥育种中心的一些高产、抗病、耐热材料;和一些农大3338后代品系等。在具备这些资源材料基础上,“小麦超高产创新小组(组内没有我)”制定了公司育种的“四大方向”,这其中就包含有“类型创新”和“区域引领”作用等。

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小麦育种资源材料在不断的往这些目标和设计里补充和更新,一批又一批的组合在连年组配,这些组合中大多数都是按照我们的教科书上的理论来设计的,包括遗传和生态距离远、性状差异大等。甚至,墨西哥合成种和墨西哥耐热材料我们都是成套的组合配制,期间也育成了一些中间材料,特别是墨西哥合成种的强茎秆中间材料和耐热适应性好的“猫声鸟”(catbird)”等,我们都配制了较大量的组合、不断揉入了当地品种材料或类型。但截止到今天,这些当初打着“类型创新”和“区域引领”作用旗号的组合,中间材料和品系等都没有太像回事的东西出现,品种也就更甭说了,虽然一些后裔还在选择过程中。

在当初的几年,也不是我一个人在选在配,除了金囤公司的人员外,我们还有刘广田老师,刘广田老师的助手张元钦老师,当时李召虎院长的博士生、现在的章家常教授,和北京种子公司李漳明老师及爱人顾老师等。应该说,是阵容比较庞大、各种思路也都能够得以彰显的团队。记得,李漳明老师还把国际品质最好的“野猫”品种资源都拿去漯河配制组合了……看看这些都不假吧!都是实实在在的人在实实在在的做这些事儿吧!一下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多数人都已经不去漯河了,甚至,我们敬爱的刘广田老师还在2017春节前后驾鹤西游了。我们在来看看与公司合作育成品种的组合:囤麦128组合是:矮抗58×04中36;囤麦127组合是:矮抗58×周麦16;囤麦257组合是:藁麦2018×37271;囤麦259(区域试验和生产试验在同步)组合是:济麦22×周9811(周麦24)。这些组合里,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的就是37271,这个是一个中间材料,组合是:04CA88×良星99……

好了,说到这儿,我们实实在在搞小麦育种的人就都明白了!明白了什么呢?就是你们家也是这样,新鲜的东西不是没用、而是没少用,但结果就是这样——出品种的组合就是这样的固执这样的宁!

一个企业,支持我们试验、支持我们育种十几年如果我们不配制这些“品种综合抗病性偏差、农艺性状较为接近、组合大都是围绕一两个中心亲本而配制”的组合,可能我们的下场会很惨、公司的下场会更惨!其实,在2011年公司育种试验地搬到了王店村后我就有了一种感觉,就是我们制定的目标出问题了,或者说是育种目标制定的“太大太好”了。面对前十二年没有育成品种,我们是有责任的!“类型创新”和“区域引领”是好,但这可能需要较大量的投入和较长时间的摸索与调整,这不是说说、玩玩就能够实现的事儿!公司就是公司,公司在等着我们出品种经营呢?公司不是国家给钱支持的科研机构,而是靠着买几斤种子钱在支持着我们!我们十多年不出品种,公司不说什么,我们自己也受不了、也会不好意思啊!所以,我怀疑,这也后来人越来越少的原因!

经过了数年的折腾后,我发现,“创新”一词被我们多数人误读误解了,其表现形式就是认为“创新”就应该是有新鲜的表现,甚至是脱离实际的、不着边际的,包括宁愿是不打粮食的表现!而我认为,上述我们育成品种的组合就是有“创新”的因素,就是再“创新”!因为,它们在原来品种或材料基础上,让新品种的产量更高了、品质更好了,以及品种的适应性更强了等。虽然这些品种在一些性状表现方面还与亲本品种一些相似或相近,但实实在在的基因型已经有了不同或改变……这样就叫做“创新”!相反来说,我们不用或不选择与周麦16相关的类型、与鲁麦14相关的类型,与轮选987相近的类型等,我们后代品种的产量就没戏,组合配制的再好、揉入的不同基因再多都没用,因为我们的目的就是打粮食!这个揉入了其它基因的相似或近似类型是打粮食的类型我们为什么不选择而弃之呢?什么样的育种理论也没有这样指导过我们吧!

至于“品种综合抗病性偏差、农艺性状较为接近、组合大都是围绕一两个中心亲本而配制”的这种现象,是否会出现因品种“同质化”而产生的生产“灾难”等担心等,我认为很难出现。原因是,历史上发生过的现象是在较为特定的(品种过于单一;品种亲本背景过于单一;植保措施没有;病害预测预报没有等)历史和生产条件下才产生的。而就拿今天我们的一些组合来说,看似是背*景和亲缘组成简单,但实际通过我们多年的材料交流与引进,其“简单”的亲本背*景和基因型组成等都要比我们掌握的要复杂的多,即使是像1B/1R一样,某一个抗病主基因抗病性丧失了,还有一些微效基因在起作用,某些病害发生到纯粹的和古老品种一样的“高感”的程度,也并不容易;更何况,我们现在品种众多,很难成为某一个病原菌的寄主,再结合有科学的病害监测预报和科学的植保措施等,历史过程中的“灾难”重演的可能性不大。当然,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不是就不主张小麦育种中有更多优良基因或外缘的介入(只是由谁来做和怎么的事儿),有备无患嘛!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